最新更新

  • 图:温家宝在纽约强烈敦促日方立即无条件放人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文章阅读
  • 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14日涨跌不一

      由于美国商品销售额10月份受飓风影响下降以及日本和英国央行可能推出进一步刺激措施的预期增强,14日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涨跌不一,截至纽约汇市尾盘1欧元兑换1.2742美元。   美国商务部14日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商品零售额在连续3个月上升后,10月份经季节调整环比下降0.3%。但分析人士认为消费数据下降主要受飓风“桑迪”影响,对美元形成的压力也是短期的。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14日在东京表示,如果最大在野党自民党承诺支持国会通过选举制度改革相关法案,他将在16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由于民主党支持率低迷,而自民党倾向于支持中央银行推出更多刺激措施,日元14日对主要货币下跌。   英国央行14日发布的最新季度报告下调了2013年英国经济增速预期,由此前的2%下调1个百分点。报告说,鉴于全球经济持续疲软以及欧元区债务问题久拖不决,英国经济复苏进程将“缓慢”。   截至当天纽约汇市尾市,1欧元兑换1.2742美元,高于前一交易日的1.2705美元;1英镑兑换1.5869美元,低于前一个交易日的1.5874美元。1美元兑换0.9451瑞士法郎,低于前一个交易日的0.9474瑞士法郎;1美元兑换1.0015加元,高于前一交易日的1.0013加元;1美元兑换80.28日元,高于前一个交易日的79.41日元。(记者杨琪)

    ...
    文章阅读
  • 代写作业形成完整产业链 提供“私人订制”

    ...
    文章阅读
  • 外电:缅甸政府军持续空袭克钦武装

      缅甸北部的克钦族武装1月3日说,政府军对他们的空袭仍在继续,但该武装守住了保护其大本营的关键阵地。   据美联社1月3日报道,克钦族独立军发言人拉南说,该组织的一个岗哨已经失守,不过其他岗哨仍然在该组织控制下,他们能够保护他们位于莱扎的大本营。拉南称,两架政府军战机3日空袭了克钦族武装。在此前的几天内,政府军战机和直升机曾多次用机枪和炸弹袭击该武装。    缅甸军方2日承认发动空袭并夺取了一个岗哨,称空袭是为了阻止叛军拦截为政府军基地运送补给的车队。克钦族武装承认袭击车队,称车队运送的是武器弹药,这将使该武装的基地面临被攻占的危险。   拉南3日说:“进行对话是必要的。军事手段只会拖延问题的解决。和平只有通过政治对话才能实现。”他说,双方都有伤亡,但作为进攻一方,政府军的伤亡更大。政府军2日宣布,数名军人在交火中死亡或负伤。   报道称,克钦族一直寻求从中央政府那里获得更大的自治权。克钦族武装是唯一尚未与总统吴登盛的改革派政府达成停火协议的主要叛乱组织。(参考消息网)

    ...
    文章阅读
  • 美国华人庆祝国医节 华裔议员赵美心出席

      中新社洛杉矶3月10日电 (记者 张朔)当地时间3月10日晚,第88届国医节庆祝活动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美国历史上首位华裔女性国会议员、联邦众议员赵美心到场出席力挺中医。   国医节始于1929年。为了纪念当年一场反对取消中医药的抗争运动,中医界将3月17日定为国医节。88年来,海外中医界人士每年3月举行国医节庆祝活动,缅怀历史,弘扬中医药文化。   在华人聚居的美国加州,除洛杉矶举行的庆祝活动。11日旧金山将举行第88届国医节暨“中药海外发展高峰论坛”,以及中医义诊、中药咨询、庆祝宴会等系列活动。   去年12月,中国通过了《中医药法》。这是第一部全面、系统体现中医药特点的综合性法律。本届国医节轮值主办方、美国中药联商会表示,希望乘着中国重视海外中医药发展的东风,让各界对美国中医药行业现状有更清晰的了解,共同探讨美国中医药行业发展。   中医药作为世界上重要的传统医药之一,目前已传播到世界上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医在美国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发展历程。上世纪70年代,中医首次进入美国民众视野。2002年,美国白宫发布一份医学政策报告,充分肯定了补充替代医学的医疗价值。其中,“中国传统医学”被列为独立的医学体系,而不再仅仅是“一种疗法”,从而确立了中医在美国的合法地位。   目前,中医包括针灸、推拿按摩、气功、太极拳和中草药等,在美国补充替代医学体系占有重要地位,包括美国40多个州认可了中医针灸。据了解,当晚出席庆祝活动的赵美心正努力推动一项美国联邦保险支付针灸的法案,与会者认为这将是针灸进一步发展的契机。(完)

    ...
    文章阅读
  • 吴英集资诈骗案背后:官方民间金融彼此"勾结"(4)

      在温州,商人之间往往在茶楼会馆间闲聊,如果聊到某个项目可行,三五商人牵头,一晚上融资几个亿并不是什么难事。浙江的民间商人也普遍认可这种集资方式,即使有风险也在所不惜。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义乌一位叶姓曾经借贷给吴英的人士时,这位叶姓人士反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你们为什么认为我会受骗?”他把吴英的失败,归咎于“经验不足,投资方向没把握好”。他甚至说:“我为什么要恨吴英?借钱给吴英是我自己选的,我也没看准!说她是骗子我不同意,我们理解的风险,和你们理解的风险不一样。”   在采访中,《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也发现,借钱给吴英的林卫平、骆华梅与吴英的私人交情,也并没有像外人想象得那么好,“借钱不过是一种普通的投资”。   而一些借钱给吴英的掮客仍然相信,如果吴英不出事,她或许就能把资金缺口补上。对于掮客背后形形色色的借款人来说,借贷出去的款项,也一般像鸡蛋一样分别投到各个篮子里,不太会因为一笔生意的失败而彻底崩盘。   “如果没有出事,本色(集团)的无形资产可能超过30亿。”前述借贷给吴英的叶姓人士,至今仍然相信吴英超前的商业模式一定能创造可观的利润。在东阳以及周边的义乌等地,“本色集团”的商业模式甚至仍然悄悄地被一些商家效仿。   “不被抓,就能还!”2009年4月,吴英一审时,也曾斩钉截铁地为自己“无罪”庭辩。   直到吴英一审被判死刑后,民间对吴英是否罪该至死议论纷纷,义乌市一位司法部门的知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即使在金华市中院内部,亦有不同声音。 上一页1234567891011下一页

    ...
    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