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伦敦奥运禁用品曝光 呜呜祖拉等被列入黑名单

      奥运会是全球体育迷的饕餮盛宴,而面对大批观众入场时,所携带的五花八门的物品,一直都是主办方的心头大患。昨日,英国媒体披露了伦敦奥组委公布的奥运会禁带物品的清单。   为了不给比赛增加噪音,口哨、喇叭和南非世界杯“一鸣惊人”的噪音利器――呜呜祖拉,都被列上了奥组委的黑名单。   食物方面,随身携带的液体不能超过100毫升,不过可以携带空瓶,场内会有足够的饮用水提供。而野餐篮不被允许带入,无疑将使得那些喜欢边吃边观赛的球迷头疼不已。另外,类似飞盘、球类和脚踏车这样可能造成人身伤害的物品,也都被无情地关在了奥运大门之外。(张雪琪 张楠)

    ...
    文章阅读
  • 民进党未受邀赴美贺奥巴马就职 抱怨马英九

      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报道,针对台湾政坛人员将组团参加奥巴马就职祝贺团,民进党中央未受邀,仅有部分民进党“立委”获得邀请,民进党“立委”陈其迈17日抱怨称马英九“既粗鲁又没有礼貌”。   祝贺团由王金平领军,带领民意代表和国民党干部前往,不过民进党中央则未在受邀名单内。

    ...
    文章阅读
  • 武大“豆瓣书店”借壳酱菜铺 老教授称斯文扫地

    曾经酱菜铺,如今的书店。记者罗京 摄   记者罗京   书店书香与生鲜菜场里的气味交织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奇特感觉?   武大豆瓣书店,一家专卖人文和思想类图书,顾客以大学生和高校老师为主的书店,却在菜场安生,让初见者总觉得有点时空错乱。刚搬到菜市场时,一名苦寻而来的大学老教授笑言:这是斯文扫地。   昨日,在搬入珞狮北路的劝业场生鲜市场4个月后,书店负责人陶志臣告诉记者:“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将书店办得长久一些。”   开办五年   拥有不少“粉丝”   搬迁之前,豆瓣书店位于武大主校区大门东侧的一排门面房中。这是一家北京豆瓣书店在武汉的分店,创办于2007年4月。书店以销售中外艺术、哲学、历史、社会、外国经典小说等人文图书为主,顾客主要来自于包括武汉大学在内的周边高校。   “一批比较忠实的读者,对书店很有感情。”陶志臣说,除了高校师生,还有部分市民,每个月和每个星期,都会习惯性到书店来看书、买书。   今年初,八一路武大下穿通道建设,武大豆瓣书店门面被拆迁。当时,陶志臣曾在广八路、珞狮北路和武大校内到处找房。折腾多日,最终铩羽而归。   位于珞狮北路的劝业场生鲜市场,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里边尚有不少门面空闲。拆迁大限将到,情急之中,武大豆瓣书店于今年4月搬进菜市场。   搬入菜场   流失三成读者   书店进菜场,以往也有,但是往往都是些出租言情和武侠小说的。像豆瓣这种以销售人文思想类图书为主的书店,进入菜市场,尚属罕见。   “我们刚搬来的时候,旁边的菜贩还以为是租武侠的,要过来借书看。”陶志臣说,巧合的是,书店门面以前曾经营“四川酱菜”,和“豆瓣”的名字还比较契合。   和以往相比,书店的房租下降了许多。但是因为地理位置不好,且面积比以往减少一半,老读者难找,“没有堆书的地方,不敢多进货。”   陶志臣说,和以前在武大附近相比,现在顾客流失了三成,营业额也有所下降。很多以往爱来书店买书的老顾客,因为要多次穿马路,干脆就不来了。   昨天记者在书店采访时,直到中午2时,书店一天还没有开张。陶志臣说,这是因为还在放暑假,学生还没有来的缘故。   实体书店   逐渐减少成趋势   当诸如当当等网上书店逐步崛起时,包括独立书店在内的各类实体书店萎缩之势已成必然。   以武大附近书店为例。早在2007年,地处武大主校区正门口的新华书店外文书店关张,从书店变成一家运动品销售商店;2008年,在武大门口经营了十多年的继红法律书店武大店,歇业搬走。   留下的多半是苦苦支撑。记者观察,部分留下的书店,要么转型以出售教辅图书和考研资料为主,要么收缩战线将门面分割出租转为其他用途。   “我现在买书,在网上买书多,很方便,但是隔一段时间总要去逛逛像豆瓣这类的书店。”酷爱读书的市民李枫说,每一家书店关门,感觉就像有一个亲人离去。   与实体书店相比,网上书店折扣更低,而且可以直接送货上门。   “现在的人文独立书店几乎都是靠理想坚守,但光靠理想,只能苦撑一时。”在汉口从事图书批发生意多年的林先生认为,当减少已经成趋势的时候,经营者应该要认真思考,要么转行,要么转型。

    ...
    文章阅读
  • 澳统计局数据:超半数非永久移民住在悉尼和墨尔本

      中新网4月2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以下简称ABS)近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半数来自海外的临时移民更青睐到墨尔本和悉尼生活。 资料图: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燃放烟花迎接新年到来。   临时移民青睐墨尔本悉尼   据报道,ABS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7%非永久移民住在悉尼,24%住在墨尔本,二者总和超过50%,仅有14%临时移民住在布里斯班。   ABS移民数据主管伯利(Myles Burleigh)表示:“通过结合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和内政部提供的临时签证信息,我们现在对临时移民的居住地、来源国家、从事的工作种类、收入以及是否接受教育有了全面认识。”   同时,数据还显示,81%临时移民住在州府城市。相比之下,67%澳大利亚本地人住在州府城市。除了州府城市,最受临时移民青睐的地方为昆州和新州的边远地区,居住在此的临时移民分别占10%和4%。   临时移民群体各有特点   其中,持有444类特殊类型签证的新西兰移民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临时移民群体,他们更愿意住在布里斯班,人数占20%,住在墨尔本和悉尼的新西兰临时移民则各占18%。   澳大利亚第二大临时移民群体为留学生,人数占30%。在留学生中,27%来自中国,13%来自印度。34%留学生住在悉尼,31%住在墨尔本。   其次为持有技术工作签证的群体,他们的平均周薪最高,达到1143澳元。临时技术工人中,大多数来自印度和英国,分别占20%和12%。   同时,ABS发布的另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居住在州府城市的人数基本保持稳定,同比增长1.9%,和过去3年的增幅相似。墨尔本是人口增长最多的州府城市,达到11.94万人,其次为悉尼和布里斯班,分别增长9.34万人和5.01万人。   总体来看,2017年至2018年,这3座州府城市的人口增长数量占全澳的65%以上。墨尔本也是澳大利亚州府城市中人口增速最快的城市,达到2.5%,超过堪培拉(2.2%)和布里斯班(2.1%)。而达尔文是唯一一座人口减少的州府城市。   墨尔本城市魅力吸引移民   对前来澳大利亚的移民来说,住在墨尔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那些希望来澳享受晚年退休生活或开始新事业的人而言。报道称,墨尔本市一个充满活力、不断发展、潜力巨大的城市,在澳大利亚经济中所占据的地位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   网民“Rubbish Removalist from Melbourne”表示:“墨尔本实在是太棒了。我在布里斯班出生和长大,但是几年之前我就来到了墨尔本生活。我在这完成了学业,最近找到了一份垃圾处理行业的工作。一些人可能认为墨尔本的生活成本很高,但我坚信,只要努力工作,是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的。”

    ...
    文章阅读
  • 巴黎股市CAC40股指15日下跌

    责任编辑: 马俊卿

    ...
    文章阅读
  • 行政法专家:集体土地“惨烈拆迁”不能无解

      大量的惨烈拆迁,多数发生在集体土地上。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教授今天(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只是涉及“国有土地”,不会对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问题有什么帮助,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和问题。   他建议,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加入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的内容,比如,可增加一个条文,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的拆迁补偿,参照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的条件和标准等。   没有补偿标准   从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来看,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在性质上属征地拆迁的范畴,因此适用的是土地管理法有关征地补偿安置的规定,与城市房屋拆迁适用法律不同。   杨小军说,土地管理法对耕地征用的补偿费、安置补助费进行了规定并有具体的计算标准。但对因土地征用而引起的农民在宅基地上自建的房屋拆迁却没有补偿标准。“对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到有些什么拆迁补偿政策。”   他认为,城市房屋的拆迁问题,经过多年的发展、规范,实际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无论是项目立项、拆迁程序还是补偿标准等,已经更加规范和提高了,有些地方和不少项目的补偿标准,也与市场标准相差无几。   “实际上,房屋拆迁更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农村集体土地上。这个问题从立法和建章立制层面以及实际操作上,更需要及时提上议事日程严肃对待。”他说。   城乡差别烙印   两种拆迁,适用的法律和政策不同。杨小军说:“这是明显的差别待遇。”   他觉得,这个现象反映了我们对集体土地房屋财产独立性质的认识,多有不足。从整个社会背景看,是城乡差别观念的一个表现和延续。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一些过去的认识、制度等都值得重新思考和变革,包括对待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问题。   从缩小城乡差别和社会公平角度看,两种拆迁,应当逐步地统一起来。至少从现在起,就应该利用立法更新的机会,朝着这个方向完善,实现法律公平和财产独立。   增加一个条文   解决集体土地拆迁问题,是制度建设的重大法律问题。杨小军认为,如果只是靠一些地方和部门的文件办事,肯定不妥。但专门立一个法又比较复杂,需要一个过程。因此,当务之急是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加入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的内容,比如,可增加一个条文,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的拆迁补偿,参照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的条件和标准等。   他说,对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只将房屋作为集体土地上的附着物进行补偿,并不细化区分房屋的用途、性质等相关权利,实际上严重损害了房屋所有权人和第三人的利益。这个问题要解决,必须把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作为独立的财产或拆迁补偿对象来处理,而不能仅仅视之为土地征用上的附着物。   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过低问题不少。杨小军谈到,虽然很多地方都规定参照城市房屋拆迁补偿操作,但由于两种房屋拆迁在土地所有权性质、所有权主体、土地管理方式以及拆迁安置对象等方面均有差异,所以直接的参照性并不强,导致在执行过程中,各级政府制定的补偿标准随意性很大,拆迁程序和补偿标准十分混乱。“这迫切需要在法律上统一补偿计算标准、方法和原则,约束地方政府的行为。”   心有两个担忧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已进入社会征求意见阶段,出台指日可待固然令人欣喜,但杨小军也坦言他的担心:“必须解决好政府直接征收房屋可能出现的更大问题。”   担忧一,现在是开发商面对拆迁户,尽管开发商显强势,但开发商毕竟只是一个商人。如果改为政府面对搬迁户,政府不仅是强者,而且是公权力强者。在这种强者更强的关系中,会不会出现更不利于拆迁户的局面是值得担忧的。   担忧二,现在的拆迁,都是先由开发商立项,后有拆迁补偿。由政府直接征收房屋后,可能是无项征收。无项征收房屋,哪里还谈得上项目是商业项目还是公共利益项目?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其后果可能更值得担忧。 法制日报记者 李立

    ...
    文章阅读